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马克龙誓以中间路线弥合法国分歧减企业税增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06-08 00:20:13

经间期出血的病因
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
人流后恢复要多久时间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创建者戴高乐曾发出一个著名的质问,“你要怎么治理一个有400种奶酪的国家?!”曲意表达了法国人的挑剔。历史上,“喜新厌旧”的法国人经过历次革命几乎尝试了所有现存的政权形式,才终于建立了第五共和国,在第五共和国成立59年之际,他们选出了拿破仑以来最年轻的领袖现年39岁的马克龙。

马克龙说,“除了‘二战’后的戴高乐,自路易十六被推上断头台之后,法国再也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政治家,越来越平庸的政客担任法国总统”,“我们现在的政治缺乏一种文学和哲学意义上的超然情怀。”

马克龙的政纲有怎样的超然情怀?他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法国?

一场“福利病”?

勒庞在此次选举中虽然败选,但是支持她的人群中有众多年轻人和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群,凸显出法国难以让人忽视的高失业率问题。

法国劳动法限制苛刻,导致企业不愿扩大运营规模,不敢随意招聘员工,尤其是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法国失业率一直在10%左右,失业大军中25%为25岁以下的青年;同时,月最低工资标准却高达1393.82 欧元,每周工作时常不超过35 小时,每年享受包括50 天带薪假期在内的156 天休息日;而对于低收入及无收入的居民,国家社会保障体系为他们提供100%的医疗疾病保险。

巴黎经济学院教授、劳工经济学家Gilles Saint-Paul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法国的失业率居高不下根源就在于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刚性,包括极高的所得税、复杂严苛的劳工法、苛刻的就业保护立法和高水平的最低薪酬。

法国经济陷入了“高税收一高福利一高负债一高成本一高失业率”,和“低投资一低效益一低增长”的恶性循环,这一弊端多年影响了法国经济社会发展。据穆迪测算,法国生产率水平大幅低于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马克龙在经济上是亲商的自由派,在社会问题上是左派,他试图通过减税、削减政府部门工作岗位、减少开支和加大投资来振兴法国经济,目标在五年任期内将失业率降至7%。他计划放松劳工法,赋予公司更多的灵活性来协商工作时长和薪酬,扩大福利范围,对于法国面临的高失业率问题,他主张通过降低企业的负担来鼓励创业,增加职业技能培训,2014年-2016年马克龙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就推行了多项改革,包括了诸多自由化和放松监管的举措,2015年推出时在法国社会引发激烈讨论,并遭到他的社会党同僚反对,在国会审议时三次投票未能过关,直到政府动用宪法条款强制通过。法国著名左翼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批评他的经济政策是一场灾难(economic disaster)。

Saint-Paul指出,马克龙的解决方案如果能得以实施,将刺激人们多工作,有利于减少政府的财政负担、降低所得税,但是这些改革与现行的劳工法不相容,他将遇到法律上的麻烦,最终的结果还将取决于议会选举。

议会选举将于6月举行,马克龙代表的新晋政党“前进运动”能否在议会选举中取得多数席位将面临诸多挑战。马克龙表示希望组建一个多数政府来推行他的改革措施,然而他的前任总统们也都曾斗志昂扬地试图改变法国,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并饱受法国人民的诟病,包括马克龙的“政治导师”奥朗德。

奥朗德的继任者

奥朗德被视为马克龙的政治导师,他2012年任职法国总统后,任命马克龙做总统府副秘书长。2014年8月,法国政府改组,时年36岁的马克龙又出任法国经济、工业和数字经济部长。

Saint-Paul向澎湃表示,马克龙团队中的人都出自奥朗德的阵营,他的“横空出世”显然得到了奥朗德支持,这也就意味着马克龙的政策将会是奥朗德政策的延续,马克龙的中间派路线是奥朗德试图摆脱社会党中的左翼的安排,不过,马克龙在议会选举中可能还是需要得到左翼的支持并回到他在大选之前的政治立场。

这次大选中,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也得到了很高的支持率,梅朗雄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了19.58%的支持率,排名第四,据IPSOS调查显示,在第一轮投票中投给极左翼梅朗雄的人中,有52%的人选择了马克龙,而仅有7%的人选择了勒庞,另外有41%的人选择了弃投。

自由欧洲的迷途

这次法国大选之所以能如此扣人心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直接关系到了欧盟与欧元区的命运。

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撰文指出,马克龙的胜利让欧洲从危机中恢复了过来,重获自信;同时,作为中间派的马克龙的胜利也表明了欧盟所处的不稳定状态,即现在的欧盟有共识,但是却缺乏共同的行动。

马克龙的当选虽释放出希望的信号,但欧洲的问题却并没有解决。欧元区和欧盟之所以遭解体挑战,表面看是因为英国脱欧引发,深层次原因则是近年的欧债危机阴影和难民危机未得到解决。丹麦盛宝银行首席经济学家Steen Jakobsen向澎湃表示,马克龙获胜,为法国改革赢得了时间,但民粹主义仍盛,即将上任的马克龙必须关注给勒庞投票的选民,安抚他们的反全球主义情绪。

欧洲的经济体发展速度各不相同,德国与希腊之间差异巨大,这种差异正在欧盟内部造成压力;与美国类似,传统制造业和工业衰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欧洲有很多人感到自己被抛弃了,经济不景气,他们对移民更感到不安。

虽然欧盟成员国的发展速度不一,人员的自由流动与自由贸易却是不容动摇的共识,否则欧盟将土崩瓦解,欧洲各国将重新建立国家壁垒。而与此同时,欧盟官员却被认为是冷漠的、不关心普通民众的疾苦。

Saint-Paul称, 法国人对欧盟的不信任胜过对欧元的不信任,马克龙是欧盟的支持者,他不会为了法国的利益而与默克尔或者欧盟作对,他不仅不太可能改变法国与欧盟分裂的现状,分裂甚至会扩大;有大量的移民涌入欧洲,没有与欧洲社会很好的融合,这个问题在当前不是马克龙或是任何政府能够解决的;相反,他们承诺给移民更多的福利。事实上,短期内唯一的解决办法是不让这些难民进入、保护边境,这也是除了欧洲之外的所有国家的做法,但是欧盟并没有共同的边境管制方案,例如大量移民由意大利涌入欧洲,意大利却不愿意花费资源控制边境。

欧洲虽持有共同的价值,但各国在劳动力市场、税收系统、监管改革等众多方面差异巨大,欧洲的融合是一个长期且艰难的过程。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罗杰克劳利说,欧洲现在处于很有趣的时刻,非常需要一个明智的领导者,因为目前的问题真的很难解决,默克尔的再度当选将意义重大。

马克龙的妻子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都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10年前马克龙在他和妻子的婚礼上说,我们可能不是那种寻常的关系;10年后的今天,马克龙会成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不寻常的总统吗?

<爱美>黛珂保湿眼霜怎么样,黛珂保湿眼霜好用吗,黛珂赋活保湿眼霜怎么样
过度用脑时请一定记得通过按摩使头皮放松
单亲家庭对孩子有哪些隐患4点信号不可忽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