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老炮儿唱给后辈的一曲挽歌

IT
来源: 作者: 2018-10-25 12:18:08

在此之前,冯小刚放过很多炮,有正中靶心的,也有流弹乱窜的,江湖人称小钢炮。小钢炮时刻如箭在弦,分秒间炸裂那是必然,没想到这炮却放出了艺术,放成了电影本体。这一炮是闷骚的,让一种叫做老炮儿的物种刻在了电影艺术的幕墙,这一炮是嗷嗷的,让跨着辈的老少皆交口称赞,这一炮还当仁不让,以至于不少人无视了导演管虎才是《老炮儿》的操盘手。

管虎和冯小刚这一炮,首先是给老一辈的哀歌。有人说他们在为北京的老流氓树碑立传,有人把六爷的考古课做成了上世纪60年代的“文青”溯源,有人把“小混蛋”周长利挖出来敬为江湖一脉鼻祖,有人试图掰扯管虎和冯小刚的玩味与王朔的“顽主”文化之不同。有的影迷,甚至专门跑去颐和园后身寻踪野鸭湖,结果发现野鸭湖在颐和园后身不假,却是远在北去百里开外的延庆。一部电影引发的人文探求欲到如此地步,成功的一面可见一斑。然各种探求万径归宗,都将挤进一个无法逃脱的瓶颈,那就是老一辈人的时代终将过去,不管后世的法则在他们的眼里多么不堪,除了唱首尊严的哀歌聊以自慰,一切无能为力。

其次是给晚辈的挽歌。管虎对两代人的刻画,是割裂式的,不论是在六爷和晓波父子间,还是在六爷与小飞之间,都是彻底的割裂。在六爷业已没落的江湖,贼人偷人钱包可以,但你不把身份证给人家寄回不行;城管没收人家煎饼推车可以,但你打人脸了就不行;你年轻犯点混可以,但对老人家粗口不敬就不行。而在小飞一代的青春哲学中,我就是爷,我有钱有豪车,我就可以任性,这个世界我做主。在管虎的笔下,年轻一代分成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以晓波为代表的阵营大难临头各自飞,丝毫没有兄弟情义可言;以小飞为代表的权势阵营作威作福,终不能在祸乱中自保。在两个阵营的年轻人身上,管虎都没能让我们看到清晰的希望,仅只以晓波柔软缓冲着这个世界的突兀与矛盾。如若不然,又能如何?

《老炮儿》是激情的,也是豪迈的,是悲壮的,也是哀凉的。管虎毫不掩饰他的个人好恶,用老一辈人的自危和自慰,教育和训诫着新新人类,不管后辈们承受与否,冯小刚最后的战斗将永垂影话青史。

(曾念群)

郑泫创历史 韩媒:民族英雄诞生未来有望超李娜
赞!FMVP为母队打call-很高兴我们决定不去白宫
加州考古人员发现400万年前鲸鱼化石0
杨玉环原本只是王妃为什么会被唐玄宗看上看见历史
夏日即将到来四款高性价比壁挂空调推荐
向对手吐口水尤文球员道·科斯塔公开道歉
网易花田七夕玩浪漫七仙女四城巡游送姻缘
关注绿色农业远离农药残留
权倾朝野的魏忠贤生前权势滔天死后尸骨无存

相关推荐